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文学
会员文学

杨本民:在彭州行走 歇脚丰乐场

发布日期:2020-1-12来源:csgo比分网站作者:杨本民浏览量:148
详情介绍

在彭州行走 歇脚丰乐场

杨本民

作者

  丰乐有个半边街。听当地老人讲,旧时的丰乐场,过了西边场口的栅子门,一边是农田,一边是街房,自然成了名副其实的半边街。这条街上,出了一个师爷叫做彭尚铨,喜欢书画,在当地很有人缘,自然也有几个学生。

  如今,几个学生也到了耄耋之年,却乐意聚会在一个叫做蕴兴茶馆喝茶。喝茶,闲聊,写字、绘画,到了十一点左右,找一家饭馆品酒,吃一点乡场上的卤肉、回锅肉,如此形成习惯,渐渐地成为这些老头坚持十多年的生活片段。他们说,只有逢场聚会一下,算是拼一下偏远集镇的味道吧。有些东西,在家里是无法能品出真正的丰乐味道。周乐松不会书法,却也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喝茶。我也有幸来到这里,和他们一起品尝丰乐的味道。

  丰乐的味道?这句话值得玩味。彭州二十多个场镇,每个场镇都有着自己的饮食味道。丰乐有啥子东西好吃,各有各的说法。前些年,因工作关系来这里,周乐松总是带上我们去周家馆子,品尝那里的卤制品味道,至今还值得回味。我和这群老人也去过,基本上也是为着卤制品去的,这应该是丰乐的一种味道吧?

  这天,我们去了新路上的桥头饭店,也感受了一种鱼的味道,我还特意用鱼汤泡饭,也算是一种品尝。然而,饭后,尹大清先生领着我们去了一家猪蹄店,看见了他的书法作品挂在墙上,环顾店内整洁,食客两三桌,一个年轻人独自一个人,玻璃杯子装满酒,细细地品着酒和猪蹄,那脸色微红的神态硬是一种享受的感觉,他也在品尝味道。

  味道?我的眼睛无意间看了尹先生一眼,脸颊也是有着几分红,再看看他挂在堂内的两幅字,灯光下显得格外瞩目。他喜欢书法,还得过几次奖励。他这个人,说话不轻不重,语速也不快,但凡听到他说话,旁边的人都会专注地听他的,换句话说,是一种格外的享受。他这辈子,没有什么特出的表现,却有着与众不同的地方。他说自己是师爷彭尚铨的学生,一点书法技巧都是来源于师爷的教诲;他主笔写出了1983版的《丰乐乡志》,很多人看了后,觉得很有味道,真正地能从书中了解旧时的丰乐。他的书法具有自己的特点,能看出功力深厚,有着浓厚的书卷气,落笔凝练而不失古韵,行笔飘逸自然流畅,很有个性,耐人寻味。

  我不止一次去过他的家,刚好在三圣寺旁边。古老的桐麻河遗迹尚存,他自己花钱在上面建造一座不大的石拱桥。走过此桥,便是他自己的宅院,既有川西坝旧时院落的风格,更有时新的建筑特点,藏在一片楠木林间。说句实话,桥那边的三圣寺,早已失去原来那种典雅古朴,只有几百年的楠木林还能行至其间,感受独有的苍老。而在尹先生的宅院,你看见的楠木树,是他自己年轻时栽的,几栋房子藏在中间,算得上巧妙地布局了。

  他是一位老人,自然也有着过去的传统,宅院有一个高大的龙门儿,当然随着时代的需要,没有了高门槛,但门框上一幅楹联,会让你领略主人的文气,品味他的书法。走进去,迎面看见院墙上,总是能依照环境,有着不同内容的书法。来到他居住的房子里,更是书法的享受。一位朋友这样说过,走进尹先生的宅院,需要细细品味才好。

  尹先生喜欢赶场。丰乐场逢单赶场,他几乎每场必到,且会来到蕴兴茶馆喝茶,原来是五角一杯,现在是一元钱一杯。喝茶的人不多,人到齐了,也就是十来个人,其他闲人基本上没有。这群人聚集在一起,东家长李家短很少说,语言与话题难得离开丰乐场的前世今生,自然离不开书法,离不开茶馆的老主人,已在十多年前过世的彭尚铨老先生了。

  茶馆的墙上,张贴着大伙儿的书法作品,每年都会换上新的。今年,开头一幅是彭尚铨老先生的弟子赵光伟先生的草书,他是在彭尚铨面前磕过头拜过师的,自然沿袭了一些传统笔法以及梅兰菊竹的画艺。临近铺面的书法,是彭尚铨老先生的儿子彭大忠的作品。当我的眼光望着他时,他自嘲地说道:“我算得上表现不合格的哈,不要见笑。”他这个人,这辈子过得辛苦,种过庄稼,当过工人,也很想秉承父亲的文锋道行,毕竟是生活压力,但能从老一辈那里悟道一些东西,着实不容易。他喜欢大家聚会在这里,开始还有着茶馆的名称,后来不要了,就是喜欢书法,不,喜欢文化的人,在逢场聚会的地方。但大伙儿记住了茶馆的名称:蕴兴,据说与彭尚铨老先生的字有关。

  现在,该说说彭尚铨老先生了。这位老人,我没有见过,但他的书法绘画作品,至今还张贴在他家内院。据说,彭家祖上诗书传家,在当地很有影响,到了他这一辈,农耕文化依然影响着乡间,他自幼喜爱书画,年轻时便深得一些人的推崇。为了生计,他在旧政府乡公所当过师爷,记账也是一把好手。1949年以后,虽受到一些影响,毕竟在偏远的丰乐场,有了善终。他在世时,喜欢结交喜欢文化的人,也影响到了他的儿子、孙子,这个独特的茶馆便是一个佐证。茶馆两个铺面,足以摆上七八张茶桌,但他们只摆两个桌子,十来张竹椅,每个逢场便有文化味道的人光临。

  周乐松,原来在丰乐乡上当过林业员,撤销丰乐乡以后,他又在桂花、龙门山两个镇林业站干到退休,才加入这个队伍。他给我谈起了这个茶馆,这群老人,才有了我认识他们的机遇,才让我重新认识了周乐松。他的父亲,是一个旧时读过书的人,到处工作过,到头来回到乡下,只能买农村社保。但他没有过多的埋怨,闲居时,自己撰写对联,用木板刻制出来,挂在自家院子每一个门前,给山村农家平添了几分书香的味道。而周乐松继承了父亲的品格,诚恳办事到退休,却对老家曾经有过的一些文化遗迹正在消失感到痛心。在他的介绍下,我和我的一些朋友,走进了他家所在的石花村,见到了过街楼、薄刀岭、来枫桥、桩桩碑等历史遗址,也知晓了这个地方,曾在1946年至1949年期间,曾是党领导下的地下武装猎枪会活动范围。他不会书法,喜欢和书法绘画的人来往,自然成为这群茶客的一员。

  和他同村的茶客蒙伦发,原来是一名老师拿他的话说,原来是捞锄头把子的命,总算进入民师,一直管学生娃娃四十二年。其实,他是一位称职的学校领导,名下的学生很有一些佼佼者,甚至成为一定岗位的领导。确实,当一个人自己没有多大出息,却能桃李满天下,仍是一辈子欣慰的事情。

  双红村出过企业家,还在村上当过干部韩兴元,他说起自己,只是说自己运气占了上风,还在于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争气,他现在成了第四代人的保姆,还是喜欢逢场,从彭州回到丰乐场,来到这个茶馆喝茶,和大家聊天,说说书法绘画,中午品酒品味,下午回到彭州接读书的曾孙,日子过得充实。

  这群人中,有个很有个性的老者何成州。他读书不多,喜欢在旁边欣赏、模仿,几乎每幅书法都会自提奇石,这是他自己命的字。年轻时,站在师爷身边偷经学艺,说来也是一个传奇,在大字报年代里,成了他练习草书天地,也算得上一段人生经历。他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这次我的丰乐之行,也是我想写这篇文章的由来。当时,尹先生和小高正在商议在哪家饭馆招待我,他知道了,说了一通话:“啥子嘛,你们的朋友就不是我的朋友嗦,说起都呕人,上场都说好,这场算我的,咋会变喃?一起去!”原来,他在头一个逢场天就说好了,这个逢场由他出钱。其实,他是吃低保的人,收入不高,大伙儿一般不要他出钱,但他偏偏有着师爷的秉性,耿直,有时还会出言不逊,但心底善良。

  这天,我没有碰见郭定乾先生。他也是师爷的学生,现在温江教授书法,其古体诗已成为彭州独树一帜的人物。

  说道这里,应该提到尧先生了。他退休前,是镇上一个领导,现在是大伙儿的头儿,哪里地震受灾了,需要大家捐款,做点公益事儿,便是他出面的事儿。每一次喝茶,他坐的位子,没有人去坐,知道他需要在家经佑瘫痪的老伴儿后,到菜市场买上新鲜菜,才会来到茶馆喝茶。他年纪不大,才七十来岁,很受大家尊重。因为在乡里乡亲里,对自己病中的老伴儿照顾有加,也算是不多的。这是一种美德。

  在这里喝茶品味,确实是一种难以忘记的事儿,会让你感受一种文化,地地道道的乡土文化,会让你认识这么一些人,他们以自己的方式,面对自己的生活,会让人感受到其中蕴藏着一种激情。到了中午,他们依旧去自我感觉味道巴适的饭馆品酒,酒醉饭饱后,或者再回到茶馆饮茶说画写书法,或者各自骑车走路回家。他们还是和先人们一样,沿袭着乡间的一种方式,但却不自觉地在改变着一些细节,而始终没有改变根本,这就是乡土味道。

  这,也许就是今天的彭州农村,始终传承的一种味道吧。

Copyright © 2020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8—85093859   投稿邮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号
版权所有:csgo比分网站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仕航软件 备案号:蜀ICP备16009762号-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