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文学
会员文学

阎仁厚:一树桂花向阳开

发布日期:2020-1-8来源:csgo比分网站作者:阎仁厚浏览量:82
详情介绍

一树桂花向阳开

阎仁厚

作者

  别了,上海;别了,我的孩子;别了,我的朋友;别了,我的梦……

  她痴痴地望着窗外,身影瘦成了一根孤独的桂枝。火车开动了,那些高楼、那些繁华像动画一样,飞速地消失在视野里,眼前一团模糊。

  “大姐,请问您是16号下铺吗?”她被一个声音拉回车厢里,眼前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子。

  “是。”她点了点头,忽然发现女子的肚子高高隆起,怕是怀孕五六个月了吧。

  “大姐,我是上铺的,我想和您换一下铺位,您看行吗?”女子的眼睛里蓄满了期待。

  看着眼前人,她一下子想起了二十多年前,那时她在江南打工,每年年关也是挤在开往春天的列车里,奔向几回回梦里曾相逢的家乡。那年,自己是怀着女儿吧,难得地买了卧铺,爱人还是硬座。那些苦涩而甜蜜的旅程啊,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没问题。”她爽快地应了。女子欣喜地喊了一声“谢谢大姐。大姐,我把差价补给您。”

  女子掏出一张100元票子,就往她的手里塞。她拒绝了,她故意往旁边走了几步,和女子离远了些。

  “您真是好人啊!”女子感慨道。旁边有人忽然说:“稀罕,今天车上出女雷锋了。”那声音里充满了奚落。

  对于这样的腔调,她懒得理睬。可是,这话怎么如此耳熟?

  她想起来了,上次回家乡的时候她听到过类似的声音。那次,为了参加一个颁奖会议,她从上海回到了老家。一个多年未见的姐妹得知后,眼睛顿时圆了:

  “你得奖了有奖金吗?奖金够路费吗?”

  “奖金低,不够路费。”她辩解道:“这个和钱没有直接关系。”

“你是大老板吗?不是。你在上海就是打工的,追求什么虚名啊!瓜娃子。”

  她一下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我是打工的,可是为什么我就不能追求一种高雅的生活有自己的精神追求?难道只有富人才配有明亮的灵魂吗?她忽然觉得,自己和朋友之间,有了裂痕,这裂纹看不见摸不着,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着的。

  是的,乡亲们是不会理解的。就像当年在老家修好屋子后,她只要求爱人给自己做一个书柜,好摆放她舍不得扔掉的书籍;就像她在上海,周末报名上绘画班,学习国画;在上海的晚上,她会穿上红色的舞裙,融入到广场舞的队伍中,和上海人一起舞动青春……

  没有谁规定一个打工的中年女人,就只能过柴米油盐的日子。哪怕卑微若苔花,也有追求和牡丹一样盛开的梦想。她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大姐,您这是回家过年吗?”坐在下铺的女子热情地问道。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又摇摇头。腊月回家,自然要陪家人过春节,可是这次回家,她不打算离开家乡了。公爹公婆老了,现在到了自己暂缓一些追求来陪伴他们了。我不会让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剧在自己的家庭里上演,尽管在大城市里的那些梦是这样美好,尽管多么舍不得在上海生活的儿女和朋友,可生活交给爱人和自己的挑子,我要帮他担起来。她暗暗地想着。

  她累了,在火车的摇晃中,她睡眼朦胧。梦中有一树桂花开了,那漫天的金黄啊,在万丈阳光的照耀下,香气氤氲,弥漫在一个人半生的岁月里。

  她在梦中笑了。她的小名就叫桂花。

Copyright © 2020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8—85093859   投稿邮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号
版权所有:csgo比分网站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仕航软件 备案号:蜀ICP备16009762号-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