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本网特稿
本网特稿

平昌县水源污染考察报告

发布日期:2019-12-29来源:csgo比分网站作者:平昌县老科协 课题组浏览量:162
详情介绍

平昌县水源污染考察报告

平昌县老科协  课题组

  水,上善之母;水,生命之源。老子在《道德经》中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然而,我国却是淡水资源贫乏的国家,且水源污染与日俱增。因此,国家高度重视,采取了大量环保措施,在北方,打响了“蓝天保卫战”;在南方和西部,发起了“绿水保卫战”。作为长江上游的平昌县,属水源保护的重点区域。为此,2019年7-8月,平昌县老科协课题组冒酷暑,走部门,下乡村,找源头,查出口,尽可能详尽地考察全县水源及其污染状况,现报告于后。

一、得天独厚的淡水资源

  如果说,大巴山是古老的巨人,那么,通、巴两河,就是伟大的母亲。她伸开修长的双臂,把平昌紧紧地搂在怀中,并以丰富的乳液,养育了世代人民。考察得知,平昌县境河流众多,发育成熟,水量充沛,在巴中市内,得天独厚,首屈一指。

  1、河网密布,径流丰富。平昌县位于大巴山南麓,四川省东北部,南北长69.8千米,东西宽69千米,幅员面积2229.12平方千米。县境河流属渠江水系,因受地表水流强烈侵蚀和切割,境内沟壑纵横,河网密度达到每平方千米0.33千米。以垂直构成线发育为主的河流,呈枝叶状展布,具有青年期特征,已经成熟。全县有71条流域面积在10平方千米以上的河流,其中,流域面积在50平方千米以上的25条,100平方千米以上的11条,干流总长度747千米。据查,民国三十(1942)年一月,县境第一个水文站设在江口。共和国成立后的1953年4月以来,为观测降水、蒸发、水位、水质、流量、含沙量以及为防洪提供依据,先后在江口镇的风滩、梅家沟,兰草镇的七里沱,响滩镇的元沱等地设水文站。经观测,全县地表水资源总量100.33亿立方米,其中,地表水储量88.9亿立方米,过境地表水多年平均径流量11.43亿立方米。

  2、流域宽广,河道绵长。如上所述,全县河流积雨面宽,流域面广,干流较长。流域面积在100平方千米以上的主干河流分为三类:入境河流、出入境河流与内流河道。

  (1)入境河流6条。①巴河,源于南江县玉泉乡分水岭,流域面积17666平方千米。从巴州区金杯乡进入县境澌岸镇木莲溪,流经兰草、坦溪、江口、白衣等镇,至元石镇的黄梅溪出境,入达川江陵镇。白衣及以下河段,史称巴江。境内主河道长79.3千米。②通河,源于陕西省汉中市广家店长梁,流域面积8958平方千米。从通江县三溪乡入境,进入平昌澌滩,经云台、元山至江口镇,汇入巴河,境内河长43.3千米。③磴子河,源于巴州区凤溪龙神殿,流域面积941平方千米。经响滩、岳家等镇,汇入濛溪河,境内河长47.6千米。④驷马河(石柱河),源于南江县平岗松尖子,流域面积847平方千米。经驷马镇陈家碥流至沙嘴,纳杨柏、新桥两河支流,于坦溪口注入巴河,境内河长26.3千米。⑤喜神河,源于万源市丝罗乱头包,流域面积643平方千米。从喜神乡入境,至界牌乡寨口入澌滩河,境内河长7.7千米。⑥杨柏河,源于通江县火炬镇马家坪,流域面积188平方千米。从驷马镇的沙嘴汇入驷马河,境内河长4.5千米。

  (2)出入境河流4条。①澌滩河,源于万源市长石老林沟,流域面积1195平方千米。从镇龙镇入境,经望京、喜神等乡(镇),至界牌乡纳喜神河,出境入通江县跑马、曲滨,再进入县境澌滩,注入通河,境内河长20.5千米。②濛溪河,源于营山县合兴欧家沟,流域面积298平方千米。从龙岗镇乌木滩入境,经土垭、佛楼等地,入达川区永进乡回龙河,流经涵水镇,至白衣入巴河,境内河长48.9千米。③下河(周家河),源于笔山镇王家山,流域面积145平方千米。经泥龙镇出境,入达川区梓桐、碑庙、新溪等地,注入巴江,境内河长15.6千米。④洞滩河,源于鹿鸣镇红豆山,流域面积114.6平方千米。经石垭至青凤三溪口出境,入达川区江陵镇,注入巴江,境内河长19.7千米。

  (3)内流主河道1条。岳家河,源于县境青云镇黑塔坎湾,经六门、岳家至两河口,汇入磴子河,流域面积133平方千米,河长28.3千米。

  3、地下储水,数量可观。县境出露地层大部为侏罗系上统、白垩系下统的红层区,砂岩、泥岩相间重叠,受地应力作用不强,褶皱较微。大部分岩层近似水平迭置,且侵蚀、剥离等外力作用较强,沟谷密布,地形破碎,因此,地下水较为贫乏。但理论储水量仍然可观,达到0.28亿立方米,其中,地下构造裂隙储水2695.12万立方米,风化带网状裂隙储水87.22万立方米。我国是一个严重缺水的国家,淡水资源总量为28000亿立方米,仅占全球淡水资源总量的6%,人均只有2200立方米,世界排名121位,而平昌淡水资源总量100.61亿立方米,人均(2018年末全县94.53万人)占有量达10643立方米,是我国人均淡水资源占有量的4.84倍。

二、空前规模的河长治水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虽然重视了经济发展的速度,却放松了资源保护的力度。针对全国水污染的严重性和“一把手”的重要性等自然和社会现状,新的一届中央领导集体高瞻远瞩,用心良苦,为保护水资源,修复生态,制定了一系列政策和法规。2016年1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两办”印发《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要求认真贯彻落实。截止2018年6月底,全国31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全面建立河长制,共明确省市县乡4级河长30多万名,另有29个省份设村级河长76万余名,打通了“河长制”的“最后一公里”。同时,各级地方党政配套出台了严格的管控措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1、确立河长制组织体系。2017年以来,平昌成立了由县委书记、县长为“双组长”的全面落实河(湖)长制工作领导小组,同时,专设总河长办公室、河长制办公室,各乡(镇)、县级相关部门同步成立工作机构。全县共设县级河段长26 名,乡级河段长184名,村级河段长468名,河段警长71名。涉河村(居)委落实巡查员609名,保洁员700余名,并以门户网站、街道 LED 显示屏、河长制公示牌、乡(镇)宣传栏、电视等为媒体,对总河段长、河段长、河道警长、水库河段长等进行了公示。

  2、制订河长制考核办法。将河长制及河湖管理保护工作纳入全县各级党政和干部个人年度绩效目标考核项目,将水域、岸线、滩涂等自然资产纳入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内容,并作为干部选拔和离任审计的重要依据。同时,制订“一河一策”及“四张清单”,即问题清单、目标清单、任务清单和责任清单,以此细化乡(镇)和部门的责任,有效促进问题的整改。县目督办、纪委、监委、河长制办公室联合派员,不定期对各乡(镇)和县级部门河长制工作明查暗访,发现问题,及时通知,限期整改。依据整改情况,同步通报。整改不到位,坚决扣分。

  3、落实河长制管护措施。按照“水资源保护,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水生态修复,河岸线管护,水执法监管”的工作思路,不断开展“宣传教育,控源治污,打非禁采,守河护岸,保洁净水”等专项行动。针对25条县级河流,建立“一河一档”、“一乡一档”,绘制完成全县水系图和48个区域水系图,逐一登记全县298个入河排污口的分布、排放和管理情况。实现了县城集中饮用水源的水质达到Ⅱ类,达标率 100%,乡(镇)集中饮用水源的水质均达标,全县主河道的5个监测断面、9个重要水功能区断面、县域25条主河流监测断面的地表水质Ⅲ类及以上的目标。在城镇直排污染、农业面源污染、工业废水污染、畜禽养殖污染、水产养殖污染、污水处理设施建设等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

三、旷日持久的水源污染

  司马迁在《史记》的《渔父》中,有“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的诗句。然而,我们考察发现,如今平昌的不少河流,尤其濒临城镇的河流,既不敢“濯吾足”,更不敢“濯吾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过去可供洗澡洗衣的部份河流塘库,如今已是浊水泛滥,粪污漂浮,恶臭难闻,令人堪忧。

  1、城镇直排污染。随着城镇人口的急剧增长,集镇建设的不断加速,水源倍受污染的威胁。而平昌的城镇多属山城,受历史背景、人口素质、经济基础、地理环境等因素的制约,因此,对水源的污染显得直接而又持久,且不断加剧。

  一方面,城镇人口增长,消耗污染水源。1949年末,平昌总人口38.57万人,其中,城镇人口3250人,占总人口的0.084%。到2018年末,总人口94.53万人。70年间,净增人口55.96万人,其中,城镇人口26.15万人,净增25.83万人,而城镇常住人口近30万人。“每步长街冷眼瞧,万人空巷半无聊。”农民大量进城,不仅给初露端倪的“农民断代,耕地撂荒,粮食减产”雪上加霜,而且,给城镇的社会治安、人员就业等带来压力。据调查,响滩镇总人口60000余人,场镇常住人口32000余人,占总人口的53.3%;驷马镇总人口55000余人,场镇常住人口25300余人(含水乡、雷山、高升等社区),占总人口的46%;白衣镇总人口34000余人,场镇常住人口9400余人(含大河嘴、白衣庵、文昌、圈井、磴子等社区),占总人口的27.6%;岳家镇总人口18000余人,场镇常住人口7000余人,占总人口的38.9%;涵水镇总人口18000余人,场镇常住人口6000余人,占总人口的33.3%;较为偏远的澌岸镇,总人口18500余人,场镇常住人口1700余人,占总人口的9.2%。众多的城镇人口,保守估计,人均每天用水25千克,每月750千克,29.34万人,每月耗水达22万吨。而耗水即为废水,直接污染水源。

  另一方面,集镇建设落后,排泄污染水源。在县城,除信义大道、金宝新区外,其余城区,基本未设雨污分流管网,即使预埋了管网,也因技术、资金、开发商利益等的影响,而致管网多不合格。每逢暴雨,管网基本不起作用,导致满城积水,垃圾漂流,粪臭熏人。如信义大道的金刚湾,就因管网问题,无法处理大暴雨水,致使城市绿地被悉数冲毁。而未设管网的大部份城区,不少粪污直排入河。过去修建的私家住宅,连化粪池也没有设计。县城看守所的粪污排泄沟裸露,形成直排,臭气熏天,群众意见很大。在乡(镇),全县悉数直排,无一幸免。尤其沿河修建的集镇,人畜粪污直排入河,严重污染水源。澌岸街区的粪污在巴河沙滩横流,涌入河中,致使河水发污,藻类丛生;驷马集镇的粪污沿岸排泄,大失观瞻;岳家街区的粪污直排,导致河流在丰水期也臭不可闻;响滩集镇的民居下,污水长流,哗哗不断,给河面铺上了一层粪污薄毯;白衣集镇人口集中的大河嘴,粪污直排濛溪、巴河,岸线藏污纳垢,肮脏不堪;涵水街区的河流,因受上游达川区石桥、永进等乡(镇)污水的影响,不仅河水污臭,藻类丛生,而且,连毗邻石桥、永进的幸福村的井水也被污染,发污发臭,村民不敢使用。

  2、农业面源污染。其主要源于化肥、农药、塑膜等投入品对水源的污染。县府统计公报显示,2018年末,全县实有耕地面积119.15万亩,其中,粮食作物播种面积101.25万亩,油料作物播种面积 35.8万亩,蔬菜及其它播种面积18.3万亩(3项含复种面积)。如今的种植业,需要投入大量的化肥、农药以及部份塑膜,从而污染水源。

  (1)化肥污染,经久不息。20世纪70年代,为了追求高产,就开始用化学肥料,到2014年,达到顶峰期。以2018年为例,水稻、玉米、小麦等,年亩均用化肥50千克,全县101.25万亩粮食作物投入化肥50.63万吨;油菜等年亩均用化肥40千克,35.8万亩经济作物投入化肥14.32万吨;蔬菜和花椒、核桃、茶叶等,年亩均化肥用量更高,蔬菜在150千克以上,花椒等投产期在120千克以上,平均以130千克计,18.3万亩蔬菜及其它作物,投入化肥23.78万吨,全年共计投放88.73万吨。以此计算,1980-2018年间,全县化肥用量达到3371.74万吨。然而,据农技人员反映,玉米化肥用量高的达到60千克,油菜达到70千克,因此,化肥的实际用量会更大。化肥不断地大量使用,加之农民有重施氮肥、轻施磷钾肥的习惯,从而毒化、板结土壤,导致产品逐渐变质,粮食无味,果菜不香,而且,不断地污染水源。

  (2)农药污染,触目惊心。20世纪50年代末,即开始使用不能降解的农药“六六六粉”。随着化肥用量的加大,农作物的抗病、抗虫害能力不断降低,犹如人胖多病。如今,农业和林业使用的农药有1000多种,主要分为四大类:杀虫类、杀菌类、调节类、除草类,如催红素,使用适量就是药,过量就是毒,成了除草剂。难怪市场销售的苹果像猴子的屁股,红得吓人。平昌属农业大县,也是病虫害多发地区,各类农作物尤其是蔬菜,每年都要使用农药。以种植面积119.15万亩、亩均使用农药1千克计,2018年用药1191.5吨,加上林业及其他用药,数量惊人。农药残留时间较长,降解较慢,既伤害人畜,更污染水源。

  (3)塑膜污染,根深蒂固。与农药一样,自从塑料瘟神出世以来,就很难送走。20世纪60年代,平昌农业就使用塑膜,主要用于蔬菜、玉米、水稻等的育苗。后来,设施农业成为潮流,塑膜用量逐年增长。2004-2014年间,用膜达到高峰期,年均在400吨左右,多用于全县每年30万亩玉米种植。仅此10年间,全县用膜达4000吨。然而,平昌地处山区,分散的农业种植,导致塑膜难于回收。大量的塑膜被农民焚烧,化为二噁英,污染空气,毒害生灵;不少的塑膜残留于地,不能降解,危害水土,可谓根深蒂固。

  3、畜牧养殖污染。平昌属畜牧养殖大县,并以生猪养殖为主。1985末,全县生猪出栏24.6万头;2005年末,出栏 121.19万头。20世纪,全县生猪以农户分散养殖为主,对环境和水源的污染甚微。21世纪以来,养殖大户不断增多,养殖企业如启昌食品公司驷马生猪养殖场、畜投公司、温氏集团等不断崛起。尽管部份企业采取了粪污处理措施,但对环境和水源的污染仍很严重。如温氏集团,在我县建成年存栏50万头的育肥生猪养殖场。与温氏集团合作,巴河入境地澌岸镇先锋村的李芹养殖场,年存栏2000头以上;中和村芶于双养殖场,年存栏1000头以上,其排泄物对水源和环境构成威胁。2018年末,全县出栏肥猪83.7万头。据测算,每头肥猪一般需喂养185天,每天排泄在6千克以上,总排泄量为929.07万吨。至于种猪,排泄更大,且存栏生猪比出栏要多。巨量排泄物,多少处理了,谁也说不清。每去大型养猪场,都会令你捏鼻受伤。

  4、水产养殖污染。全县有河流71条,中小型水库201 座,山坪塘5760口。丰富的水资源,为水产(主要是鱼类)养殖提供了环境,但也为水源污染埋下了祸根。2005年,全县水产养殖面积在4万亩以上,水产品产量1.5万吨,其中,养殖水产品1.18万吨,捕捞水产品3200吨。到2018年,养殖面积4.5万亩,水产品产量1.8万吨,其中,养殖水产品1.7万吨,捕捞水产品780吨。因水源被污染和人们的乱捕滥捞,13年间,捕捞水产品下降了75.6%,而为了获取利益,满足需求,养殖水产品却增长了13.3%。水产品养殖需要投入大量饲料,直接污染水源。经计算,每千克养殖成品鱼(吃食性鱼类),需投入含量30个蛋白的鱼饲料1.8千克,那么,2005年,全县养殖水产品投放饲料2.12万吨,2018年达到3.06万吨,年均投放2.59万吨。13年间,总投放33.67万吨,可以堆积如山。据澌岸镇有关人员反映,为增加库水含氮量,保障白鲢、花鲢等鱼的营养,业主曾用汽车拉去尿素,倒入水库。该镇库容12.8万立方米的团结水库,至今仍在网箱养鱼,屡禁不止,

  5、堤坝淤积污染。古人有云:“户枢不蠹,流水不腐。”筑坝拦水,虽然给人们带来了利益,但也使水源受到了污染。平昌县内,有风滩、双滩、磴子3处较大的电站堤坝,201座水库拦河坝,山坪塘、溪流堤坝成千上万。岳家河下游,短短几千米,就有4处拦河坝。考察所至,大凡有拦水坝的地方,坝内之水都有污染。大型堤坝建成后,可能影响上游的生态环境、地质现状。20世纪70年代末,磴子电站的河水(磴子街道边)就曾突然下降数十米,扯断河边船只的缆绳,而临近的江陵庵河面,却冒起数米高的水柱。小型堤坝之内,无论河流还是山坪塘,一般都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如驷马、岳家、响滩等地,其河水之所以发污发臭,垃圾堆积,水体变质,与堤坝拦阻有直接关系。

  6、垃圾残留污染。2018年末,平昌除外出务工人员外,常住人口 79.04 万人。据环保部门测算,以每天人均产生1000克垃圾计,每天达790.4吨。比较偏僻的澌岸镇,常住人口1700余人,平均每天产生1.5吨垃圾,人均每天也产生垃圾882克。过去,人口集中的城镇,都以填埋的方式处理垃圾,短期就可填满沟壑,严重污染水源。近年来,虽建有回收站点,将垃圾送往巴中发电,但因收集、运输费用等问题,仍然难于全部处理。而全县481个村的垃圾,除靠近场镇的村社外,90%以上属自由处理,任其自生自灭。由于农村居民的环保意识相对薄弱,加之塑料袋的广泛使用,导致“白色污染”日趋加剧。每逢涨水,各种垃圾尤其是塑料袋随水漂流,直达下游。据央视报道,三峡电站大坝处,每逢涨水,打捞的垃圾成千上万吨。而洪水退去后,无论溪流还是江河,两岸树枝挂满了塑料旌旗,大煞风景,而收集又很困难。

四、捉襟见肘的资金矛盾

  平昌属国贫大县,资金矛盾显得特别突出。尤其在攻坚脱贫的同时,要解决污染治理、生态修复等资金问题,更显得捉襟见肘。而水源一经污染,所需的治理、修复资金特大,从而导致全县污水处理、污染治理、水生态修复的资金短缺,矛盾众多,困难重重。

  1、污水处理滞后。据考察,全县43个乡(镇)、60多处集镇,只有县城、得胜、元山、荔枝社区等很少几处污水处理设施建成并运行,其余各处,处理滞后,问题较多。一是多头管理。污水处理设施的规划、建设、管理多次变更部门。水务局规划的36个场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几经变换管建部门,导致似管非管,建设速度放缓。二是实施困难。因资金矛盾,污水处理设施建设的“ppp项目”多次招标无果,无法开工,澌岸、板庙、风凉、板庙等6个项目开工即停。三是论证不够。2012年建成的得胜镇污水处理设施,只能处理三分之二的污水,而白衣镇日产污水不足1000吨,却建成5000吨的污水处理厂,因运作成本太高,至今仍是摆设。而水源污染十分严重的岳家、响滩、澌岸等镇,本该尽早修建,可至今仍无踪影。

  2、设施多数闲置。污水处理设施都由国家项目资金修建,所需资金成百上千万元,而处理的费用要由用户承担。因此,县城每使用1吨水,要收取污水处理费0.85元,其用户较多,居民还可以接受。然而,乡村居民用水,因用户较少,原水价本身就高,要求每吨加价0.6元,群众意见大,很难落实。而污水处理设施一旦开机,所需人工、水电、耗材、机器维修等费用极高,致使资金矛盾突出,因此,除县城外,全县其它污水处理设施全部停摆,形同虚设。

  3、资金难于到位。尽管国家有大量的环保项目,也投入了大量经费,但地方财政困难,匹配资金难于到位,如2008年大地震后,国家投入有关水利修复的项目资金4.3亿元到位,而要求地方政府匹配的1.5亿元资金至今没有到位。考察得知,如垃圾站点建设、回收和运输等,就使不少乡(镇)负责。河道巡查员、保洁员的经费,基本无钱解决。近年来,争取到县的大量项目资金不能到位,如国家投入的山坪塘维修改造资金1000万元、2017-2018年“水保”项目资金2000万元、中小河流治理工程资金3000万元、“小型水利建设”资金7000万元,至今不能全额到项目,而项目还得实施,致使相关部门不时有老板上门索债,每到年终,就有数十乃至上百人堵门要钱。

五、标本兼治的对策探讨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口的增长,需求的增大,污染的加剧,水资源问题,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关注的重大问题。我们认为,淡水问题,关乎环境的走向,人类的命运,地球的未来。因此,必须具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并采取有效措施,标本兼治,保护水源。

  1、呵护“母亲”,科学规划,管控集镇建设。平昌的直排污染与集镇的无序建设密切相关,更与城镇人口的过度增长和素质的相对不高有关。因此,提高人口素质,管控集镇建设,从源头上治理水源污染,不失为标本兼治之策。一方面,要加强宣传教育,使人们牢固树立环保意识,特别是水源保护意识,真正做到呵护“母亲”。同时,教育公民节约用水。要造成声势,打响“绿水保卫战”,使其深入人心。另一方面,要加大集镇建设管控的力度,科学规划,有序建设,如预埋管网、配套净水设施等。同时,对直排污染的业主,责令整改。建议创新机制体制,完善“河长制度”,出台地方法规,将保护水源的国家法律细化,并严格执行。此外,与相邻县(区)联手防治,也是必要的举措。

  2、走出误区,落实行动,控制面源污染。一大学生通过调研,得出了“中国是一个浸泡在化肥、农药里的国度”的结论。他说,改革开放的30年间,我国化肥人均用量达到50千克,施用量增加了将近7倍,因为耕地肥力消耗殆尽,粮食增产只能不计后果地拼命撒化肥;中国农药产量增长了近100倍,等于“每年每人要吃掉2.67千克农药。”化肥不仅吸尽了地力,还贡献了可怕的致癌物——重金属镉。未来的10年,肝癌、脑癌、子宫颈癌、前列腺癌等,将会“井喷”。这并非危言耸听。因此,控制面源污染,走出种植误区,势在必行。

  (1)管控化肥污染。全面落实化肥“0增长”行动,逐步降低和最终杜绝使用化学肥料,以避免对土壤和水源的污染。要鼓励农民使用有机肥料和生物肥料,采取农肥养田、稿杆还田、生物分解等措施,逐步恢复“处女土”,从而返璞归真,生产出绿色、有机产品。同时,加大有机肥料、生物肥料生产厂商的政策支持力度。

  (2)降止农药污染。农药对水源、土壤、生物的危害有目共睹,除人类深受其害以外,大量有益生物因误食农药而几乎绝迹,如喜鹊、麻雀等。因此,建议从生产、销售源头抓起,切实控制出口和入口,坚决落实“负增长”行动,并积极倡导生物防治,降低或停止使用农药。同时,农技人员要加强指导,确保科学使用。澌岸镇农业综合服务中心的张万林,采取“统防统治”的办法,使农药用量减少了50%以上,值得推广。

  (3)杜绝塑膜污染。“物质不灭(质量守恒)定律”证明,在任何化学反应中,质量都不会发生变化(哪怕是最微小的变化)。如前所述,塑膜即使在燃烧后,其有害物质也仍然存在,并污染空气,最终随雨水回归地面,污染土地和水源。因此,除育苗外,禁止农业使用塑膜。建议对产销厂商,加强监管;对残留的农膜,全面回收;对现有的塑膜,禁止焚烧,以杜绝污染。

  3、严格准入,提高门槛,控制规模养殖。国家统计数据显示,畜禽排放的污染,占我国污染排放总量的17-18%。作为养殖大县、且在长江源头的平昌,必须高度重视。一方面,要鼓励农民分散养殖,通过大自然的能力,净化其排泄物,不使水源受到污染。另一方面,对规模养殖以及外资新办的其他企业,要提高控污拒染的准入门槛。在选址、规模、排泄物净化设施建设、净化效果等方面,严格执行相关规定。同时,为防止空气污染,必须征求附近居民的意见。

  4、壮士断腕,忍痛割瘤,根除污染项目。尽管平昌水资源丰富,但因人们竭泽而渔,加之水源污染,鱼类的生态并不乐观。如今,市面销售的水产品,90%以上属饲料养殖的鱼类。而饲料直接投放水域,不仅污染本地水源,而且危害整个长江流域,甚至影响海洋。因此,党政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宁愿放弃效益,减缓发展,也要坚决取缔污染项目。对拒绝取缔的现有业主,如至今仍在网箱养鱼的团结水库业主,以及相关利益单位和个人,依法追究其责任。

  5、前车之鉴,正视危害,治理堤坝污染。堤坝尤其是大型堤坝建设,如果论证不周,建设不当,其成本十分高昂,如建设投资、人员搬迁、土地淹没等有形成本,泥沙淤积、地质受损、生态失衡等无形成本。1941年,美国在华盛顿附近的哥伦比亚河上建成的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大古力水电站,至今也解决不了泥沙淤积的问题。而且,任何堤坝都有使用寿命,如果将其所产生的效益折合为币,那么,在它寿终正寝之时,用来修复环境、救济灾害、治理污染等,多数都得不偿失。考察得知,平昌境内的不少堤坝,也在此列。因此,建议对污染淤积严重的小型堤坝,该炸毁的炸毁,该疏浚的疏浚;对泥沙淤积严重的电站,必须想办法排沙畅流,以延长其寿命;对新建项目,必须严格论证,科学决策,绝不盲目上马。

  6、防微杜渐,多措并举,全面回收垃圾。垃圾已经成为世界的公害,不仅危害人类自己,而且危及海洋生物。在平昌,垃圾对水源的污染也不可小觑。为杜绝垃圾随意丢弃的恶习,必须从小孩子抓起,加强教育。逐步完善全县垃圾回收设施,将站点修到村社和大院,以形成网络。建议从2020年开始,推行垃圾分类制,并落实奖惩,延伸至村社。城镇的旧楼盘和私家住宅垃圾的清理、投放基本无序。政府应督促各社区居委会组织协调,加强管理。响滩镇把街道清扫、保洁、住户清洁费收取、垃圾运输等承包给蓝轩保洁公司,其经验值得借鉴。因此,借助民间资本,实行公司化运作,收集处理垃圾,也是好的办法。

  7、争取项目,量力投入,逐步化解矛盾。在脱贫攻坚需要大量资金的同时,还得投入资金治理污染、修复生态、处理污水等,对于国贫大县的平昌党政来说,确实困难很大。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也不能挨饿。因此,向上争取投入,地方量力投入,逐步消化矛盾,也是好的选择。

  (1)树立“项目意识”。在不以牺牲水源为代价,全力发展地方经济的同时,党政及相关部门应树立起“项目意识”,积极向上争取那些地方匹配资金少、又适合本地的项目。项目资金到位后,要科学论证,通盘把握,分清轻重缓急,杜绝人情项目,如岳家、响滩、涵水等镇,水源污染十分严重,应该尽快落实污水处理项目。项目招投标如“ppp项目”,要选择那些有实力、讲信誉的企业,以避免招标无果,或半途停工。同时,尽量避免多头管理,对几个部门同时管理的项目,要落实责任主体,不致无人管理。

  (2)有效利用设施。现有的污水处理设施大量闲置,实在可惜之极。因此,要督促检查,要求全部开机运作,及时处理污水。同时,政府也要挤出资金,适度补贴重点污水处理设施开机所产生的亏本费用。坚持“谁产生污水,谁承担责任”的原则,动员和说服自来水用户主动承担责任,积极缴纳费用。对无理抗拒人员,依法采取相应的手段,予以教育,直至断水。鉴于白衣污水处理厂的处理能力过大,开机成本太高,而县城污水又过剩的现状,建议采取两种办法应对:一是改造,使之适宜处理白衣日产1000吨左右的污水;二是连接,把县城过剩的污水通过管道输至白衣污水处理厂处理。

  (3)落实项目资金。在本县财政困难的情况下,国家下达的项目资金,已经成为平县后续发展的支柱。而污水处理、水污染治理、水生态修复、水设施改造等项目资金,又属救急之款,按相关政策规定,必须专款专用,及时到位,不得挪走。然而,因“打包”扶贫,财政拖欠了“水保”、水利建设、中小河流治理工程等不少项目资金,致使项目难以实施。因此,必须依法落实,确保资金到位。同时,对有关项目的匹配资金,也要未雨绸缪,提早规划,分期兑现,以化解矛盾。

  最后,作者不避画蛇添足之嫌,以弦外之音的歌词,作为全文的尾声:呵护水资源,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这是生命的源泉。再没有心的沙漠,再没有爱的荒原,只要人人都献出一份爱,平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作  者

林大成  老科协副会长、出版专业高级副编审(主笔撰写)。

何绍志  老科协常务副会长、农业技术推广研究员。

冯月庭  老科协常务理事、农艺师。

杜正奎  老科协常务理事。

杜国志  老科协副会长兼秘书长。

 

 

 

Copyright © 2020 Sichua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News Society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28—85093859   投稿邮箱:lq00112233@163.com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11号
版权所有:csgo比分网站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仕航软件 备案号:蜀ICP备16009762号-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